CP很杂,没有节操。拒绝写长篇。
https://afdian.net/@ricecake801
 
 

【欢乐颂】【脑洞】【赵谭赵】春种秋收 上

(会收到小料《撩》里吧,要是能写完的话嘿嘿)

赵启平和谭宗明最初相遇是在飞机上,前者在商务舱,后者不用说在头等舱。

那日赵启平心情很好,一排三个座,他在中央,左边美女右边帅青年,搭讪都有点忙不过来。刚开完学术会回来,无伤大雅的调情是最好的放松方式。

然而正当他跟右边的帅青年有了点进展,机舱里响起了广播。一名头等舱的旅客陷入了紧急状况,请机中医疗工作者前往支援云云。

赵启平在个人乐趣和职业操守之间,毫不犹豫地选择了后者,起身赶往头等舱。一进去,空姐便急匆匆迎上来。

“有位先生噎着了!”

“啊?”赵启平往前一瞧,只见空少抱着一个人,满头大汗实施海姆立克急救法。姿势手法不错,但空乘人员身材较为精瘦,而乘客又颇具身量,抱着用了几次力,依然不见成效。

总不能让一大活人就这么噎死,赵启平看不下去了。他二话不说冲过去接手,直接将此人放倒在地,利落骑跨上去,手掌按在对方腹部,掌根用力。

没过多久,该名乘客biu地喷出一块小点心,然后大口喘息起来。

算是缓过劲了,赵启平双膝跪地,居高临下看这人面色通红,额角带汗,浓眉大眼,呼哧带喘,终于忍不住,拍了拍对方的脸。

“是什么金贵点心,把您这种土豪也给馋成这样?”他笑得贱兮兮的,一边打算爬起来。

一只手伸过来,抓住了他的腿。

赵启平这天穿的是休闲短裤,一双腿长且笔直,腿毛分布均匀。他挑着眉毛看那人僵了僵,手从膝盖滑到脚踝,却依然不放开。

“多谢,”那人又喘了半天,才终于能吐字清晰,“让您见笑了。”

“有那么好吃吗?”赵启平乐了,“也给我一块尝尝?”

那人没想到这么一句,缓缓从地上坐起来,脸上露出了一点尴尬的神色。

“……没了。”他说。

赵启平再也忍不住,哈哈大笑起来,拍拍这位仁兄的肩膀,径自走掉。

回到座位,发现自己左右两位帅哥美女正聊得火热,赵启平有点遗憾,但仔细想想自己刚刚还骑了个人,觉得这一趟也不是全无收获。

一刻钟后,飞机顺利降落,他站起来等着往外走,却看到那位被自己骑过的头等舱乘客从前面挤了过来。

“刚才真是不好意思,”对方脸上此时已是神定气闲,一副精英风貌,“我是谭宗明,还未请教。”

赵启平自然报上姓名,想了想,又从行李包里掏出名片夹,打开后却愣了愣。

“我也没了。”他朝对方亮出空的名片夹,忍着笑说道。

谭宗明遭到调侃,却也不生气。“有姓名就够了。”他伸出手来,手腕上没有戴表。

赵启平瞄了一眼。“您的尺骨茎突,长得非常不错。”说完,他罔顾对方一头雾水,抓着那只手用力握了握,就此告辞不提。


隔日正常上班出诊,迎面看到护士长,赵启平刚想打招呼,对方却笑着说了一句。

“真挺好吃的。”

嗯?赵启平愣住,接下来在走向自己办公室途中,每个同事都对他讲了同样的话。

什么鬼?赵启平一头雾水,进了办公室,发现桌上搁着一盒小点心,盒子上还贴着张卡片。

“收到这盒点心的人,烦请在遇到赵启平医生时,向他说一句“真挺好吃的。”

非常感谢----谭宗明”

赵启平简直啼笑皆非。“这是炫富呢还是较劲呢?”他咕哝着拆开盒子,拿出块点心。

点心长得像个小号大福,表面裹着一层脆糖霜,咬进去却是小块的脆果仁,浸在奶浆里,嚼一嚼,挺香甜。

好吧,赵启平摇了摇头。

“真挺好吃的。”他小声嘀咕。

下班之前,他吃到了最后一块,拿起来之后,却发现点心底下压着张纸条。

赵启平盯着那张写着电话号码的纸条。

这也太他妈老套了。他想。一盒点心就想泡哥哥吗?


一个月后,他和谭宗明滚上了床。

TBC

这是一个非常短小的脑洞!

01 Jun 2016
 
评论(54)
 
热度(452)
  1. 沫陌的秋天开花de潘 转载了此文字
© 开花de潘 | Powered by LOFTER